2015年12月25日

千江有水,冷月無聲

Not every goodbye gives you the courtesy to prepare yourself; those that hurt are usually the ones unexpected.
不是每個道別都可以好好準備;會痛的,往往都讓你措手不及。
--《玩具總動員 2》(Toy Story 2)

DSC08231

寒流夜至,是台北帶雨冷風獨有的、滲骨的寒。

沒能好好道別,沒能好好祝福,是隔著太平洋無能為力的缺憾,是荼靡花事未了的心結。

本應是交往週年的清晨,滲滲冷絲中做了個小夢。在夢裡,人雖沒見著,卻和她的母親說了一㑹兒話,然後拉上外套的衣領,在翡冷翠的雨中,走了回去;沒說什麼要緊話,只是盡了對這一段情感最後的努力,或者說,了卻在台中無緣見面的遺憾,做了最後的、好好的道別。

醒來,好像再也無風、無雨。將這一切歲月如夢,還諸山,還諸海,還諸天地。

2015年11月28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323:華語教師證

昨天和Emilia 學姊等人去吃飯。席間,和實習生Abby、Bella 和Lucia 說到「教育部對外華語教師教學能力認證考試」的事,很多人都認為這張證照難考。我想,難考,是因為念文科的人多半對語言學真的多半沒興趣、念不來,跟它老人家不太熟悉。

語言學其實很有趣,是中文領域最「科學」的一門學科。也是少數幾門,可以在日常時時應證所學的學科。走路,吃飯,搭車,聽身旁的人說話,聽他們的發音、用詞、語法,閒聊之時,沒有戒心,也就最貼近他的生活,便是使用最習慣的語言的時候,吃飽撐著就可以做田野。

P1100975
Churreria Manolo 餐廳一景

2015年11月14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308:教育國之本

台師大校歌,只記得第一句就是「教育國之本」。其他的我都沒有忘記,因為根本沒記起來過。所以近十多年台灣的教育根本是在動搖國本啊。

對於別人家的教育制度、教育現況,我都非常好奇。再說一次,非-常-好-奇。

到處問當地的小朋友就學狀況,去 Quebrada Ancha #2 也問,去Embera 原住民示範區也問,去San Blas 也問;在台灣,仍是到處問,問到小學生覺得怪怪的,驚動了偏遠國小的行政人員--他們以為督學不速而來。嚇黍人了。

P1010999
在Casco Anitguo 靠海的角落,一座不起眼的雕像

2015年11月3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98:箇朗大冒險

其實也沒什麼大冒險。就只是隻身一人在Colón 街頭走了一小段路,用支離破碎的西班牙文和商店的老闆吵了一架--還吵贏了,我都覺得自己好厲害。

P1080397
在火車站認識的哥倫比亞人Diana,有著哥國女人一貫的綽約風姿
(頭手腳請勿伸出車窗外,小朋友請不要學)

2015年10月23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87:(<ゝω・)綺羅星★

華語教學中有所謂的「TPR 肢體回應教學法」(Total Physical Response),利用動作與復誦等方式增強記憶,尤其是對小學、初中學齡的學生而言,相當有效。

以前在台灣,英語科逐步列入國民小學必修課程的時候(講「逐步」是因為有學校偷跑,或是用某些方法拐彎摸角變相上英語課),我的小學並沒有英語師資,因此就外聘一位沒什麼熱忱但年輕漂亮的女老師來兼任上英語課,每班每周一節。

前幾節課當然是上26個字母,那位女老師(後來想想應該只是來打工的大學生)就使用了TPR教學法,唱唱跳跳把26個字母用肢體動作比完了。當時還是純真可愛但內心是個大叔的小學生的我,作為一個銀河美少年,深深的覺得:

簡直蠢‧爆‧了。要老子幹這種事,我才不要。

P1060172
颯爽登場、銀河美少年!」的Julio。
X-C Mandarin班特有的打招呼方式

2015年10月16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80:病而弗康

我生病了。

病得突然、毫無徵兆、莫名其妙,一個叫不醒的午覺,然後就病了。

急性胃炎是我的老毛病,每年總會不定時來個一兩回。既急且快,而且相當臨時,就像我們的校長。好在,面對急性胃炎,三折肱勉強還可以自己醫,坐馬桶抱垃圾桶,調濃鹽水刷牙漱口,自己配藥自己救,早餐午餐晚餐各一碗蛋花稀飯(MP稍稍回復之後,死性不改,還想著怎麼給稀飯變花樣),一切輕車熟路。

睡睡醒醒,枕出一身大汗,衣服上都是「病味」。

P1050955
怕病怕死怕沒錢,從台灣帶了一包藥來,還好沒什麼吃到

2015年10月3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67:粉鳥Bora Bora

在人類的歷史上原本就沒有永久的和平。所以我也不會有如此的期許。但是卻可能會有數十年和平的歲月。如果說我們必須為下一代留下某些遺產的話,我想和平就是最好的禮物。而把前一代遺留下來的和平維持下去,那就是下一代的責任了。如果每一代的人都能夠牢記自己對下一代的責任的話,那麼大概就能保持長時間的和平吧。如果忘記了過去的教訓而把先人的遺產坐吃山空,那人類就得再從頭開始了。也好,那也不算是壞事。

--田中芳樹《銀河英雄傳說》

上星期四,急急忙忙張貼了教師節的壁報,隔沒兩天就接到校長指示:時間差不多要做國慶壁報了呦~要把教師節壁報換掉了呦~

為了即將來到中文週手工藝展覽、雙十國慶活動和正在進行的中文競賽活動,全部人已經忙得焦頭爛額,如今又多了一份工作。每天一進辦公室,設定好咖啡機,第一件事就是開始列to do list。看著落落長的待辦事項,尤其這份「裝→拆→裝」的壁報工作,多多少少有點像在回顧日本海軍在當年中途島戰役時,犯下四艘航空母艦被擊沉的錯誤……

可是我還是花了兩天的課餘時間,剪了一隻粉鳥(鴿子)出來,做得有點肥肥呆呆的,總是讓我聯想起建中校園裡面那群胖鴿子;搞這隻鳥花了太多心力,整體版面就隨意湊合湊合,顧不上版面設計的細節了。

P1030776

2015年9月30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64:啾啾猴鳴

開學第三天,卻沒什麼「各位同學,已經開始上課了呦~」的氣氛。

學校為了排演十一月的巴拿馬國慶表演,已經開permiso (公假單)、抽調學生去排練各種表演,一個一個消失了;開學第三天的氣氛,感覺起來,竟像是還有三天就放暑假。

為了幾個星期之後的國慶暨中文周展覽,給學生刻完了橡皮擦印章,便接著趕工吹墨梅花。

P1020962
從來沒看過Rafael 做我的功課這麼認真過

2015年8月30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34:OO我的妹妹

繭居終日,改作業、寫給僑委會的報告,聽了一整天彭佳慧的〈相見恨晚〉陳雷的〈歡喜就好〉;沖了一杯滿滿都是麻油味的Duran咖啡。

2015-08-14 17.19.21

有時候,總是可以找到一些奇怪的造句,奇葩程度不下台灣學生寫作文,例如這份習字帖上的「今年我要科普我的妹妹。」

2015年8月29日

叭叭啦日誌 Day 232:那一天,我身價數億

匆匆忙忙完成了下星期期末考的文件,包仔款款就跟著Alan López先生去了Hotel El Panama看展覽「XIX Feria de Colecciones」。簡單來說,就是一場「收藏者的展示會」,玩具的收藏、卡片的收藏、郵票的收藏、巴拿馬國防軍軍武配件的收藏,連牛奶盒的收藏也有,奇奇怪怪,什麼東西都有人收藏。

Feria-de-monedas

Alan在車上說的一段話很有意思:"No matter what they collected, only collector knows collectors."

用這句話仔細思量,就算再奇怪的收藏品,好像也能說得過去。
若是說不過去,我來巴拿馬這半年多收集的這兩百個crown瓶蓋、在台灣櫥子裡堆著的七八百本漫畫、E槽的什麼東西都沒有,好像就沒有立足之地了XD。